梦の参悟者

chuya他真好!日常吹chuya(´▽`ʃƪ)

默默站了太中!双黑一生推,推了生一堆!(发疯)

每天都在舒适地白嫖,根本没有更文的念头(什么)




溟茫←我的绑画!画的敲好看!强烈推荐!!!

【杰佣】第一场较量(3)

联文,主cp杰佣副cp医园

医生 @英国圣殿骑士团大团长
杰克 @夜枭不是夜宵
佣兵 梦の参悟者
园丁 @茶懵去找墙角大哥去了

这里大概就我写的最烂了emmmm
配合食用不存在的略过我就好惹qnq

第一篇“①”

第二篇“②”

真的不是实况播报了解一下qvq

—————

外面似乎下雨了,不过对我来说没多大关系。

我是奈布·萨贝达,一名佣兵。

在我旁边的应该是个医生或者护士之类的,名字似乎是艾米丽·黛尔。我能感觉到她的紧张。

还有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孩子,叫幸运儿。

对面四个,是所谓的监管者。但是为什么总有一种被什么东西紧紧盯着的感觉?顺着感觉的方向瞥了一眼,是一个带着面具的怪人。看上去倒像是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绅士,和其他三个有着鲜明的不同。

直觉告诉我,这家伙一定是有找我的麻烦的想法,在没探清楚他的底细之前,我需要静观其变。这是身为一个佣兵该有的基本素质,即使退伍了也一样。

不过目前,我还是觉得我的护腕更值得我的关注。

“砰”的一声,门开了,进来了一个女孩,她脱下雨衣挂在门边的衣架上,然后拖着行李箱拉开椅子坐到了医生(姑且这么称呼)的右边,“我的名字是艾玛·伍兹,一名园丁,叫我艾玛就好,请多指教!”而她的话说完,对面的一个监管者似乎有点异样。

医生报上了她的名字。

我只是报上名字,就低头擦拭我的护腕,提前做好准备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接着响起了一个不属于在座人的声音。

“现在在场的各位,都是我们的第一批玩家,求生者的任务是逃命,而监管者——”他故意停顿了一下,接着恶意满满的说道:“要杀死求生者。”

呵,被杀死?究竟是谁杀死谁呢?

  “当然,杀死并不是真正的死亡,只是会被遣送会庄园,虽然你们会体验到真正死亡的感觉。”

  “你们好好熟悉一下彼此吧,有的监管者和求生者似乎在过去认识,没关系,我不介意你们和监管者拉关系的。”

死亡?哪一个佣兵,不是过着刀口舔血、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日子?拉关系?既然是敌人,那又有什么必要手下留情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知道那个神秘的庄园主用什么方式将我们送到这里。只知道,很危险,这是直觉。

只有打开密码机,才能打开大门从而逃出。如果不是没有一个可用的武器,我不介意和那个拿着玩具鲨鱼的监管者较量一下。没错,是较量,他不可能打得过我。

密码机总是发出让我烦躁的声响,令我回忆起些许不愉快的事情,以至于好几次都没有校准成功,被电的感觉着实不好。

算了,不如我去引开监管者,你们去破译密码机。在被监管者追逐时碰上了医生和园丁,我这么建议。没有永恒的敌人,现在,逃出去才是主要目的。

医生和园丁同意了。

在戏耍了这个监管者一阵子之后,我听到了大门通电的声音。是时候走了。几个冲刺再加翻了个窗,我已经感觉不到那令人窒息的心跳。

幸运儿被提前送回了庄园,他似乎受伤不轻,脸色惨白。

这个游戏,有点意思,不知道其他监管者有多高的水准呢?

那个带面具的家伙,你拥有什么样的实力呢?可别让我失望吧!

评论(4)

热度(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