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の参悟者

chuya他真好!日常吹chuya(´▽`ʃƪ)

默默站了太中!双黑一生推,推了生一堆!(发疯)

每天都在舒适地白嫖,根本没有更文的念头(什么)




溟茫←我的绑画!画的敲好看!强烈推荐!!!

【杰佣】(这真的是糖qnq

带一点自创的bug
看了请留下一个蓝色的爪子或者红色的心心(杰克和奈布会感谢你们的)

有错字那绝对是输入法的锅









 

准备好了?





















go↓


















  狂欢即将开始,猎物和猎人似乎都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 只有杰克哼着小曲,好像不准备参与到其中。但他将玫瑰手杖挂在了腰间。

  “哎?怎么下雨了?”园丁小姐姐向窗子外面望去,发现有一丝丝雨点落在窗户

  医生有点焦虑,似乎是担心着这个不好的天气会给他们的逃生增加难度。

慈善家用手擦着手电筒,希望下雨天不会影响到手电筒闪瞎双眼(???)的效果。

  空军正在尝试转手枪。“下雨天真是不好啊。”

  厂长拎着玩具鲨鱼((¬_¬)),目光紧紧锁定着园丁,似乎有点心情复杂的样子。

  “你可别再手下留情了啊。”鹿头转了下脑袋,去找小丑了。

  厂长知道鹿头实在对自己说话,但是他仍然无法下狠心。或许自己又会安静地等她拆完椅子。

  “杰克,要出去?”厂长看着杰克理了理头发,又将斜着的帽子略微端正,并且理平衣服上不必要的褶皱,最后带上面具。

  “嗯。”杰克只是轻轻地回应了一声,低跟皮鞋与瓷砖相碰,发出轻微的“哒哒”的声响。

  厂长一直看着杰克的动作,希望能把园丁的身影从脑海里抹去。

  开门,关门,动作流利。杰克在门口站定。

  萨贝达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雨其实并不大,但刚刚好能够遮住些许视线,对双方来说都有利弊。

  帽子帮园丁挡掉了讨厌的雨点,这使她能专心地拆椅子。“今天的监管者会是谁呢?”

  慈善家又双叒叕爆了米花,还没来得及打开手电就被厂长逮了去,空军一路尾随厂长将慈善家救下。

  医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开电机了。

  有点头疼呢。厂长这么想着,追随着慈善家的脚步而去。

  另一头,园丁仍然在欢快地拆椅子。(此处配上:摇啊摇,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。的BGM)拆地过于欢快以至于都没有发现那微弱的心跳。

  杰克远远地就看见了拆椅子的园丁,他有些奇怪,今晚不应该是这个地图啊?算了,只要自己不掺和进去应该没有什么多大的问题。

  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,一个青绿色的身影突然撞到他身上。

  跑错路的医生一脸呆滞. jpg

  正当医生觉得自己药丸的时候,却发现杰克并没有攻击她的意思。于是她立刻扭头就跑。

  杰克只是站在原地再次理了下衣服上的褶皱,又继续向目的地走去,只是比刚才多了一些小心。

  雨点在面具上越积越多,最终形成一颗颗小小的水滴,顺着面具光滑的表面滑落,像是在代替他哭泣。

  终于,他在一个墓前停下。

  杰克慢慢地取下面具,放在墓前的地上,接着摘下了帽子,取下了腰间的玫瑰手杖。最后,脱下了外衣,只剩一件贴身的里衣,很快便被雨水打湿。

  他只是默默站着,几次想要开口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 小奈布,我来了,你在哪呢?

  “唉?”园丁小姐姐突然看见了杰克,但她并没有认出来,似乎忽略了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。

  “请问你是……”园丁正准备问,却看到了红色的眼。

  “杰克?”园丁倒退了一步,想起周围的椅子似乎都被自己拆完了,又冷静地站定。等等,这么一看杰克先生好帅啊!!(内心大声bb)

  杰克丝毫没有想看她的意思,只是站在墓前,目光放在墓碑上。脸上落满雨点,雨点顺着脸颊滴落。

  “对不起,打扰了。”园丁鞠了一躬,准备转身离开。

  “奈布……”杰克喊出佣兵的名字,声音似沙哑,又似带着哭腔。

  “杰克先生,这个给你。”园丁摊开手心,里面是一朵小小的雏菊。“佣兵哥哥他一定会来的!”

  一定……会来吗?杰克接过那朵小雏菊,小心翼翼地用两根手指轻轻捏住。

  “我先走啦!”园丁挥了挥手,她听见大门可以被打开的信号声了。今天没有遇到监管者一定是我技术太高超啦(๑´∀`๑)

  除了被挂椅子的慈善家,其余三人都顺利逃生了,可能是厂长又手下留情了吧。

  于是这里只剩下了杰克一个人,仍旧孤零零地站着。

  真的……会来吗?奈布……

  ……

  ……

  ……

  “哟!”一个冲刺,绿色的帽子快速进入视线。“你真的来了啊,我以为你开玩笑的呢。”说完,他吹了声口哨,双手击掌。

  杰克愣了一秒。

  下一秒那个绿色的身影就被他拥入怀中。

  奈布感觉到了两滴温热的液体滴在他脖颈上。嗯?今天的雨水是热的吗?

  狠狠地抱着奈布,杰克几乎想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。但他还是放开了小佣兵,将手指尖夹着的小雏菊递给他。

  奈布左手接过,右手猛的拽住杰克的里衣,将他拉向自己。

  雨中,有两个交叠的身影,唇齿相依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唉~昨天晚上我好像看到杰克和佣兵了~”幸运儿用手撑头,“不过太远了没看清楚。”

  “我也看见了,杰克好像是把佣兵公主抱带回来的,佣兵手上好像还有一朵小花?……不过昨天晚上他们两有参加吗?”空军一边摆弄桌上的花儿,一边说到。

  “嘛,谁知道呢……喂!再动我的花我要生气啦!”园丁举起了水壶,装作要喷的样子。空军快速躲远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后来他们就很少被杰克公主抱了,除了两个当事人和园丁,没有人知道为什么。

  再后来,杰克硬拉着奈布去了红教堂,于是大家都明白了。

  再再后来,杰克直接明目张胆地抱着奈布去找电机(明明知道他不喜欢修电机),然后一路抱着走出大门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小丑:我要申请换宿舍!!!!隔壁两人晚上太吵了!!!!!

不要脸地加一个群宣:760807915
本群招牌菜:白丁上树和水煮湘曦
(抱头溜走)

评论(7)

热度(63)